北化人论坛

 找回密码
 成为北化人
查看: 7441|回复: 40

六月——一个老毕业生的记忆 (96级校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4 22: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很久没有上这个网站了,因为要发那个26日晚租床位的消息,突然想到了这里,今天反复在这个坛子里刷,刷着刷着,就有感觉了。
哈哈。毕业生,无论你接受与否,其实你在某一个情境下,你还是会回忆起这所学校,以及曾经在这个学校里发生的过的那些有关青春的日子。
曾经,感觉最好的化大BBS,还是当年绝对不算有影响力,但绝对有个性的化大学生自己编程设计的论坛——胜古朝阳。
2005年左右的时候,从浙大小百合BBS起,衍生出高校BBS对校外IP封杀的事件,在胜古朝阳“封关”之前,我曾在坛子里急急发一个帖子,问董老师(不好意思,全名叫什么忘了,就是计算机系那个很有名的老先生)会不会也封,他当时很坚定:绝对不会!没出几个月,胜古朝阳彻底封了,我们这些毕业生也就真的算是被彻底扫地出门了。
或许,任何一个高校都只会对那些大家都朗朗上口的毕业生才会有感觉,我们这样的,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了。不过,我听说北大毕业的学生,走之前,学校都会给他们发一个图书馆的卡,毕业之后,他们可以拿着这张卡回学校图书馆借书。——学校的差距,其实真的很多时候是在软实力~
似乎化大的学生总想突破网络的封锁,后来在水木BBS等上面相继看到化大论坛的版块,但很没有影响力。现在化大还有自己官方的BBS,但好像也没多少人去。对这个论坛也不看好,当初注册纯粹是为了好奇,总觉得基本上不会维持很久,但似乎——但似乎——它真还在坚持着,哈哈。
所以,有了感触,有了感觉,有了过往的一些回忆。
把毕业后曾经写过的有关学生记忆的帖子翻出来,算是对这个坛子一点点的贡献吧~
当年,写的最系统的,是毕业五年之际写的一个系列东西(称作“系列”,算是自己夸自己吧~)
且容我慢慢道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2: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序(写于五年前)

时间的河啊,慢慢地流......
在百度上搜索了很久,才找到这首作为背景音乐的歌曲。蔡琴的声音真得很有穿透力,只是简简单单、看似无心的浅吟低唱,很轻易地就击穿了人的神经。
六月,感觉理所当然的记载一下,因为那些在视野中出现过,最终又都消失的人、事、以及一去不复返的青葱岁月。
毕业五年了!
套用一个广播节目的片花:五年,让幼稚变成熟,让纯真变事故,只有我们,在固执地坚守青春!
坦率地说,五年似乎没有让自己改变多少。当年我卷着自己的凉席、关上宿舍门那一刻,自己对事情的看法、对情感的表达,这么几年的磨砺,似乎依然没有改变。最好的一个例证,此刻,在毕业五年之际,自己依然试图用文字去诠释一种心情,不在乎是否让人觉得做作。当然,最主要的,没有人知道写这文字的人是谁,于是自己可以无所顾忌地,伴着台灯铺撒一桌的柔和光线,听着蔡琴的声音,静静地陶醉在自己营造的氛围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2: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1(写于五年前)



--------------------------------------------------------------------------------------------------------------------
不知道能否坚持把这个定好的主题写完。工作越来越来忙,只有在深夜,当一切归于沉静的时候,才能匆匆地留下只言片语......
--------------------------------------------------------------------------------------------------------------------
**关于男生**
     现在回头看,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小的宿舍屋子,居然就能塞进去八个人,而且塞了四年。关于班里男同学(敲出这三个字的称呼,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觉得有些搞怪——都是孩儿他爹的人了,)的记忆,都是一地鸡毛的琐碎,写不尽了。两个小故事吧:
     故事一,大学宿舍里的卧谈会。应该和所有过来人的经历一样吧。一帮愣头小子,在那个过程里,完成了最初的性启蒙教育×××××(此处略去三百字)。单说97那年冬天快放寒假前的考试前夕,突然就流行起了恐怖夜话。红马甲的故事就是那阵在学校里广为流传的。一夜,关灯之后,大家越说越来劲,终于说到宿舍里的人都不敢吭声,捂着被子,睁着眼睛呼呼闪烁的时候,寂静半晌,K终于憋不住了,说一句“谁去上厕所?”招来一致的拒绝。K无奈,摸摸嗦嗦地爬下来(他本来就挺胖,还睡上铺,平时上下铺都很痛苦的样子)。出去之后,不知是谁来一句“吓唬他一下”。一致同意之后,S披着一个白床单,站在了宿舍门后边的一个凳子上。K推门进入关门之后的瞬间,一团白雾从其后背徐徐飘落,伴随S口里的一句怪哨。刹那间“啊....!!!”从K身体最深处发出彻底绝望的低沉呼喊,然后“嗖”地一声,在不够眨一下眼睛的片刻时间里,一个动作就跨回了他的上铺。想象一下吧,一百五六十斤的胖子,估计生平第一次如此身手矫健。后来我们怎么问K,他都搞不清自己是以怎样的姿势瞬间流利地完成了平日的多项复合动作的了。——其时,有时候男人也是挺柔弱地说,hiahia
     故事二,学校里免费给大家洗床单、被单。但为了区分不同人的家什,学校要求每个人在自己的被单上绣上自己的班级、名字。(之所以要绣,估计是怕写得话容易洗掉)。那天下午没有课,宿舍里十个人(对门宿舍也窜进来了),有坐在凳子上的,有斜卧在床上的,个个手握针线,默默无语,专注地针来线往,在自己的床单或被单上绣着........近黄昏时候,阳光真好。想象一下吧,金黄色的阳光如雾霭一般通过宿舍的大窗户斜斜落下,映在人的身上。十个大小伙子,相顾无言,安静地绣着东西——这种事情,只发生在大一的头一个月,后来三年多的时间里,有些人再也没有洗过他的床单,也就再没见过前述的“震撼”光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2(写于5年前)

    ***关于女生**
    不知道是不是文科专业都有女强男弱的特点。相对于前述“柔弱、细腻”的老爷们们,班里的姑娘们似乎强悍了许多(要是发生在革命时期,估计又能多出若干双枪老太!!!),不仅仅是体现在她们占据了班里的个个要职。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大家天南海北的凑在一起,对北京充满了好奇。记得每个星期过了周三上午,班里的女生就仿佛浑身散发出卡通片里女神战士西瑞(就是那个举着剑,动不动就喊:“赐予我力量吧,我是西瑞”的那个的神奇女子)的强悍,制定周末的班里出行计划。而且班里男生必须参加,否则就会收到来自各方幽怨、锐利的眼神鞭笞——什么叫团结?什么叫集体主义?我们从娘子军钢柔并济的劝说里一步步找到了答案。答案就是:走到哪,我们需要提包,我们要负责找路,我们要负责拦车,我们甚至在部分时候需要背着突然晕倒的某位姑娘,继续急行军。(说不清是谁占谁的便宜——试想一下那样的状况:晚上八点从学校门口出发,步行四五个小时至天安门,再背着一个人);答案就是:在一个学期里,在班级活动的名誉下,我们逛完了北京所有便宜的博物馆,逛完了所有能凭学生证门票半价的公园,逛完了长城、香山、卢沟桥、国家森林公园;答案就是:当班里女生厌倦了集体活动,双宿双飞却依然保持昂扬斗志的状态下,大二班里第一次过英语四级,没过的男生有两个,没过女生却有十个(虽然是文科专业,但班里的男女比例还不是特别失调,女16男14)^_^
    印象里,班里女生酷爱打牌,班里男生普遍爱学习(现在跟老婆说起这些,她一直不信)。上课,总是男生抢占教室的最前几排(个别除外),姑娘们很自觉地占据中后排(个别除外)。因为有自己专业的固定教室,晚自习的时候,男同学们坐在前排咬着笔头,绞尽脑汁地做着高数题,身后不时传来姑娘们牌桌上的厮杀呐喊声。每学期班里前五名很难见到姑娘们的芳名,我们也就很不好意思地包揽多等级奖学金,然后杀遍校园周围的便宜饭馆,狂撮!(这局面在大三大量开专业课后有所改观,没了高数类的支撑,多了财经类课程,丫头片子们的本能优势开始显现。然后班里男生开始回归打牌的领导先锋)。
    2000年的夏天,毕业时候,班里集体送一帮回南方的丫头,清楚地听到她们做了一个约定:五年之后,一定要再聚在一起打一次牌,可以带孩子!
    年轻时候的诺言,总是很难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同样,这次,她们注定是爽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2: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3(写于5年前)

    **关于专业**
    一提到会计,脑海里总是跳出这样一个形象:一个尖嘴猴腮、瘦不伶仃的老男人,头戴瓜皮帽,身穿民国长袍,一手掐一算盘,一手拿只毛笔,戴副眼镜,面前一本陈年老账,时不时捻一下嘴唇上方倒挂的八字胡——典型的“师爷”形象,而且不象是个好人。
    当年,班里有三十个未来的“准会计”。不知道选择会计这个专业是不是正确,但当年它真的很热。
    记忆一:大一第一学期就开了《会计学基础》。我们一味跟着老教授去背科目怎么分,丁字账怎么计。很少有人去想为什么这么做,关键也确实不懂。记得刚学完怎么编试算平衡表,第一次交作业之前的某一个晚自习,三十个未来的小会计们辛勤而努力地编制着,结果出来后,居然有二十多个不同的答案,答案不同也就罢了,可大多数人居然出现资产方和负债方不平的“丑闻”(作为会计的复式记账法,其立足根本就是资产方必定等于权益方),于是在争执无效之后,大家伙选择了最集中的相同答案,“倒挤”着编平了自己的报表——从最开始,我们就为中国会计业的编假、造假打好了最初的实践基础!!!
    记忆二:大三开了算盘课,那时候其时电脑已经比较普及了!可学院还是专门从外边请了一个五十多岁、据说在国内算盘界享有胜誉的男老师。我们用的算盘,是那种一尺见方的小算盘,白色的。为了能打快点,是要讲究手指的指法的。记得拿老师在强调指法要正确时最爱说的一句话:“你们不要只满足于把结果打出来,一定要姿势对,光能打对结果不算本事,光看结果,猪拿鼻子拱都能拱出来”。fanit!您老到是牵头猪来拱给我们看看!
学完了,学院里强制要求我们必须算盘过级,最低等的是五级,其时考试很简单,一张八开的大纸,上面列了五六道题,每道题就是将二三十个数字加减乘除(每个数字基本都是三到四位数)的结果算出来,总共时间半个小时。
    考级前的那个周,外专业的人经过我们门口,必定会伸头观望,那场面真的很壮观——几十个人,同时拨拉着算盘在练习,走廊里回传着噼里啪啦地练习声,“嘈嘈切切错杂谈,大珠小珠落玉盘”很形象地形容。当然也有不练的,同专业另一个班里有个大仙,没上过几节课,估计连口诀都没背全活,竟也壮着胆子去考试。而且居然过了——他是硬生生地用口算把那些结果凑了出来的。以后他就得了一个绰号——小强.
    记忆三、说实话,一直到大四快毕业,我都对会计没有一个感性的认识,我只知道机械的记忆几个科目,诸如:借现金,贷银行存款之类的。真正对会计有一点感觉,知道它其实就是为经营者服务这一本质东西,还是在大四第二学期的会计实践。根据学校安排,我和另外两个人去了一家规模还算可以的酒楼。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偌大的一个酒楼,只有一个会计,而且已经辞职,我们当时去的时候企业正面临年检和税务等级。可上一年度的财务报表还没有做出来,更谈不上审计。
估计大多数私营性质的餐饮企业都会有这个一个习惯:对于支出项,比如买菜、发员工工资等都会及时入账,对于收入项则能不计就不计(比如客户没要发票,就可以不用入账),一般的企业这样操作之后,还是会有一个内部账,记得很清楚。但我实习的这家酒楼,估计那会计早就不想干了,居然没计内部账(酒楼老总是个台湾人,估计平时也不怎么查账),结果导致我们在编制财务报表时,出现了严重的支出大于收入的情况,报表编制到11份的时候,所有者权益已经出现了负值,照理论,这企业该关门大吉了。苦思冥想了一天,突然就脑门就一亮,然后我们开始撕原来会计做的支出凭证,并重新从年初开始填制原始凭证,流水线作业,第一个人做好记账凭证,第二个人就立即登日记帐、总帐,第三个人就开始划丁子账,两天时间,我们缩在一间专门的屋子里,流水线式的作业,原来的凭证被撕得撒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最终编出了企业上一年度所有的会计资料,并最终顺利通过审计和企业年检。

毕业之后,我没有进入这个行业,也再没有做过会计。


六月——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4(写于5年前)
**关于社团**
      进入大学的第一年,新奇的不仅仅是完全不同的学习方式和生活体验,同样也包含着未曾体会过的多种经历。那是一个可以让你小小放纵一把的小天地,比如入学之初铺天盖地的各种社团招聘。于是我们忙碌穿梭于各个展板之间,邀五呵六地把自己急匆匆归入到了某些社团之中。因为这些社团,大一的第一个学期竟然如此地忙碌,计算机协会,舞蹈协会,登山协会,吉他协会......都记不清自己参加了多少个协会,但大多数的活动对自己来说都没有坚持下去。
      只有一个还算是有了个小小的结果,并且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很是自豪——参加了京剧联谊社,并被定位于老生,装模作样地照着谭派唱法学了淮河营、三家店之类的几个唱段。很巧,有机会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一场直播的戏曲晚会,站在众人堆里比划了一下,没太多印象了,但清楚得记得,自己和另一个同学趁彩排间歇,偷偷摸摸地从央视大楼的二层一层层挨个爬到了顶楼,包括楼顶部有隔断的那一圈。现在有时候路过复兴路的时候,都会得意地对旁边的朋友说:“看见了没?那个尖,我爬上去过”——当然,我不会告诉别人当年爬上去后,怎样狼狈地被保安揪了下来^_^
     另外就是,直播那天,唱完坐回到观众席,正对坐在我前五排的,是当时的总理朱鎔基。


六月——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5(写于5年前)[size=13.333333969116211px]
      最终还是没有完成自己的设想——想写一个有关毕业的系列,算是对渐行渐远的青葱岁月留下一个印记,到底因为种种的原因没有坚持下来。算了吧!
      本来是想在百度里搜一些校园民谣做博客背景音乐的,不期然地居然搜到五年前,自己离校时最后一个晚上所发的帖子(接下篇)。清楚地记得,离校前的那个晚上,作为对即将结束的学生生涯的一个纪念,专门跑道主楼去上了一次自习,涂涂抹抹出了以下文字。
      回头看来,写得矫情了些,但也留到这里吧,算是对六月系列的一个结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4 23: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动啊!
师兄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4 23: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绣床单!!!
我化大出人才!!!!!!!!!!


马靖昊老师对内部账和外部账怎么做有过论述,当然不是公开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4 23: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月——这一刻,我们起程!(写于10年前毕业离校前夜)

本帖最后由 leio8856 于 2013-1-24 23:43 编辑

   
         “经过多少风霜与磨难,如今已经不会再年轻,还记得我们偷偷学抽烟,那年我们十九岁……”

          歌词唱的让人心惊,固然,一帮如我一样大的人还不至于沧桑到用“不再年轻”来感慨于过往,但毕竟,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在告诉自己:有一段日子,一旦过去了,就真的永远那么过去了。
          我的学生时代,真的过去了。

          研一那年,本科时的一个同学来学校看我,走在电话室旁的那条路上时,朋友突然说出一句:“看着周围都是年轻人,这种感觉真好。”那时的我不以为然,虽然我知道因为工作的性质,朋友单位同一科室的都是中年以上的人,但自己总固执地认为大可不必由此说出这样老气横秋的话。没有想到,当自己即将毕业,即将离开这个校园的时候,无意间竟也有了相似的感觉。
         那日傍晚,从食堂懒散地往回走,刻意地注意了一下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看着他/她们那富于朝气的面孔,一如自己曾经那样急速而过的样子,就从心底冒出一句话:“年轻真好。”只是真的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放眼望去,全都是一张张心无旁怵的年轻的面孔。
昨天晚上,从学校南门进来的时候,碰到不知哪个专业的本科毕业班在送本班的一个女孩走。要走的那个女孩逐个拥抱送自己的女生,二者都不说话,只任眼泪无声地恣意流淌,而其余的男孩则是一种惶惶无助的表情,就那么静静地站着,那一刻,或许,他/她们第一次那么清晰地感觉到什么是生命的无奈吧!
          自己不忍心再看下去,加紧步伐走开了。

          其实,毕业分离的感觉在本科毕业时我已悉数体验,回头想想,当时的刻骨铭心竟已如同前朝往事的一个古董,模糊地让人看不出一个棱角了。这才知道,原来毕业只不过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你不会因为毕业失去什么——玩的好的朋友,毕业后依然频繁联系,隔三差五地一顿“暴搓”,因此不可能感伤;同时,你也不会因为毕业得到更多——玩的一般的朋友,也真如大雁南飞,至此天各一方,音讯渺然,但也不必感伤。
    于是,当今年的研究生毕业时,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看的很淡,直到那一天,学校BBS上看到一个帖子,说一班人在车站送行,临别时点一只烟,“四个人头碰头对着火,烟一抽,泪就满了眼……”“四年在一滴泪中匆匆而过……”。看到这些,心头猛地一紧,旋即放开,但已如同被人刚刚用力拨弄过的一根弦,颤声不已……

          我看到了,生命的花朵颤动着……

          那一刻,我再一次相信,因为毕业,我们真的会失去许多东西:一些人,一些事,一些过往,甚至,是一种感觉……
          研二那年,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中关村一家公司等于做着全职。有一回,我负责的单子被客户逼急了,而老板也对已做的不甚满意,于是,那一段日子自己就天天加班到深夜。我至今也忘不了,在那个冬日的北京城,自己每天晚上十点五十从公司跑出来,急急忙赶最后的一班11点的302往学校回赶,那时侯我总喜欢坐在车上最后一排靠中间的位置。乘车的人很少,有时候几乎就只有司机,两个售票员(我坐的是那种两节的“大通道”车)和我。车在急速地往前跑,于是我就看到透过身后的车窗,路灯光线把我的影子打在车厢中间,随着车子的行驶,那个影子就被拉长、拽细,直至拉成一条线而后没有。然后,当下一个灯光打在车后窗的时候,这个影子就再一次被重复拉长、拽细的过程。
          我就那么默然地看着,仿佛在看一个与己无关的小人物在这个城市“挣扎”的全部过程。白日的北京城是那样嘈杂、喧闹,而我那段时间始终看到的都是一个深夜之中的、缺乏生气的京城:眼前悠忽而逝的光线,耳边急驰而过的车声,无边的夜,无声的黑,几个人,一个影子…….那一刻,我咀嚼着一种敲骨吸髓般的孤独。

          其实,公司里本有为员工“彻夜不归”准备的床铺,但那一段时间,我自己都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始终不肯在公司过夜,哪怕加班到再晚,我也要跑着去追最后一班302车往学校赶。后来,当我离开那家公司回到学校,重新完完整整地做一个学生的时候,我知道了,我那样做的原因无非是给自己一个放松的理由:无论在外面工作怎么难了,他人的脸色再怎样难看了,我只需躲回学校,自己对自己说一声“你还只是一个学生”,然后一切的不顺心真的就可以看得通透而不计于心了。一种做学生的感觉可以让自己很成功地避开一些世事的纷扰,那一年,我就是那么做的。如今,要毕业了,不知道以后碰到不如意的事了,我还可以风尘仆仆地往哪里赶?到哪里去寻找一个自己给自己宽慰的理由呢?
          这个世界上有两类人做错了事连上帝都会原谅:酒鬼和孩子。于是我总想做一个学生,因为做学生让我有做孩子的感觉。

          毕业是有代价的——那种代价就是成长。

          小的时候,对大学有一种近乎质朴的认识,认为“大学,就是做大学问的地方”,而如今,再看大学,我知道它只不过是“一帮孩子睁大了眼睛看世界,跌跌撞撞学会长大的地方”。

          如今,既然我们已经跌跌撞撞地初尝了世事的艰辛,那么,就让我们更坦然地接受那些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东西吧。或许,在一个过程即将结束的时候,人会有一种本能的不舍和留恋;也或许,在一个未知过程即将开始的时候,你有着如我一样的对未来的一种莫名的恐慌,但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确实站在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那些曾经让我们心动的人,就忘了吧;那些还没有做完的事,就算了吧;那些还没有实现的梦想,也就放一放吧……

          该是我们进行一个新的选择,做重新的一种努力的时候了……

          这一刻,我们起程!

                                                                                                        二OO三年六月三十日晚十时写于主楼223
                                                                                                        二OO三年七月一日凌晨整理发自于实验室

*****************************************
其实,这一夜本也如常:三环路上的车,还是那样嘈杂、繁忙;因为期末考试基本结束,教室里看书的人也比往常少了许多。但自己知道,等天亮的时候,也就是我将要离开的时刻。
在临行前的最后一个夜晚,我选择了在主楼自习室上自习,算是对自己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纪念。

坐在主楼223教室里,我涂涂抹抹出了以上的这些文字,算是对我,也是对所有即将毕业的毕业生一种鼓励吧。
*****************************************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4 23: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so! we are here, waiting for yo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09: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是同门师兄~
故事看完了,很感动
不知道师兄现在在做神马?一直很喜欢会计的我,毕业后也做不了会计了,估计以后也没有机会再做会计了~

点评

没想到以前的男生比女生爱学习,攻克下前排战地,还有绣花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7-19 02:04
金融~ 没关系,你会发现,以后但凡是跟财经沾点边的业务,基本上都会用上点财务的知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5 18: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0: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坛还是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0: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中心的著名老先生是董小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0: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毕业之前的约定,几年之后能如约而至么,那个时候都被离别伤感包围,直到开始新的生活,直到几年之后,才越来越清楚的知道当初说的话与做的事都太冲动了,不过当时也确实是真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1:53:10 来自北化人论坛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2: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毕业前没有约定,就这样慌不颠的毕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2: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之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5 15: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星划空快哉有迹,青春过处了然无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18: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信子zhx 发表于 2013-1-25 09:09
原来是同门师兄~
故事看完了,很感动
不知道师兄现在在做神马?一直很喜欢会计的我,毕业后也做不了会计了 ...

金融~
没关系,你会发现,以后但凡是跟财经沾点边的业务,基本上都会用上点财务的知识~

点评

要是没有法律和政治上的问题,论坛应该会坚持下去。几个创始人的工作收入都起来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6 00: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6 00: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leio8856 发表于 2013-1-25 18:21
金融~
没关系,你会发现,以后但凡是跟财经沾点边的业务,基本上都会用上点财务的知识~ ...

要是没有法律和政治上的问题,论坛应该会坚持下去。几个创始人的工作收入都起来了。

点评

亲,创始人就你一个,啊哈哈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9 19: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6 02: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里看完前辈师兄的帖子,突然感到一种淡淡的伤感,怀念那时年轻的我~

点评

zp曾经年轻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7-19 02: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关于我们|商务合作|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化人论坛www.bucter.com ( 京ICP备10204215号-6

GMT+8, 2017-7-23 18:42 , Processed in 0.1260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